Home 奇幻谭 中世纪旅行中的王宫,且慢!王宫也可以带着旅行吗?

中世纪旅行中的王宫,且慢!王宫也可以带着旅行吗?

-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中世纪的国王就是这样的行动派!

是的,游荡的国王带着一大家子在他的领土内四处奔波,走到哪吃到哪。财政,后勤,军队,司法机构统统跟着他转悠。办公什么的轻松搞定,一切都是小意思,连办公室都省了。

在上一篇关于旅行的文章中,我提到过‘流动王宫’(Itinerant court),那么国王到底是怎么在旅行,又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牛车上的墨洛温王朝
牛车上的墨洛温王朝

中世纪的贵族,骑士和国王总是在旅行。不论是作战,朝圣,还是流动着的王宫——这群特别的贵族的流动性高得出乎意料。当首都还没有出现时,作为政治中心的国王一直在他的王国中旅行。这个旅行的王国有一个政治的,并且经常有遗漏掉的经济影响力。

在没有报纸,电视或其它大众媒体的时代,在与封臣的私人关系中做“口头契约”是极其重要的。13 世纪的书面记录的重新出现促使了王室的流动宫廷放缓。因此,对于中世纪王国的文化和制度演变的特别时期而言,旅行的王国是大多数中世纪社会的一部分。

最先开始差不多起源于牛车 1上的墨洛温王朝。几个世纪以后,从查理曼大帝(742-814)到奥托王朝的意大利战役有一个特殊的流动宫廷特征,他们长期停留在三个意大利首都:帕维亚,拉韦纳和罗马。1002 年加冕后,亨利二世(973-1024)想起了这些老传统,在神圣罗马帝国设立了‘旅行王国’有几个世纪。

神圣罗马帝国

统治国家,尤其是与德国历史紧密相连的国家,首都的出现花了极长的时间。从法兰克时期到中世纪晚期,德国的游荡类型“Reisekonigtum”是皇家或帝国权力的常见形式。在神圣罗马帝国,中世纪及更晚的时期,都没有任何永久的中央住所。他们总是在整个王国中与家族和王宫一起旅行。

神圣罗马帝国甚至没有基本的首都,皇帝或其他被统治的王公不断改变着他们地住所。宫殿已融入到王权,有时是城市主教的一部分。这些王宫都建在交通便利和富饶的区域,环绕着皇家宅邸,那里有一个关于地方资源的帝国法律。这些王家庄园散布在整个国家。统治者的随行人员时常变更,取决于国王经过的地区,以及旅途中加入或离开的贵族。那一年,走过了令人难忘的距离。例如,德国历史学家计算了皇家信件和特许状,亨利六世和他的随从在 1193 年 1 月 28 日和 12 月 20 日走了超过 4000 公里,穿过了整个德国地区。

直到腓特烈三世(1415-1493)时期的 15 世纪中叶,文艺复兴早期和现代早期重叠了,旅行王国继续存在着,在世纪末终于僵化不动了。

神圣罗马帝国的查理五世(1500-1558)一生旅行了 40 次,有人认为他统治时期的四分之一都在路上。

比荷卢(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三国联盟)去了有 10 次,讲德语的国家去了 9 次,7 次在西班牙,7 次在意大利城邦,法国 4 次,英格兰 2 次,北非 2 次。正如他在最后一次演讲上所说的,“我的一生是一个长途旅行”。在他的全部旅行中,查理五世在几乎每个地方都留下了书面记录,他不停地走着,历史学家认为,在低地国家的 10000 天他用了将近半辈子,西班牙的 6500 天用了他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德国用了 3000 天,在意大利几乎有 1000 天。然后在法国用了 195 天,北非 99 天,以及英格兰的 44 天。只有 260 天他整日都在领土间的海上旅行,没有固定的确切位置。

除了仅依赖于个人关系的脆弱政治制度,旅行王国还有一个经济问题。中世纪欧洲,那时食物稀缺,国王不会独自出行。伴随他的是皇家宫廷,包括贵族,骑士,警卫队,以及仆从。这个随行人员可以由数千人组成。因为运输设施薄弱,为流动宫廷提供食物和庇护的农业资源十分匮乏。

因此带着‘王国’到处游荡有不小的经济压力。

不出所料,最频繁的路线和停留点与欧洲最繁荣的地区高度相关。神圣罗马帝国的地区焦点在法兰克尼亚,巴伐利亚,斯瓦比亚和莱茵河沿岸,法德边境。国王,以及国王随从的‘人质’对城市和他们造访的寺院而言是一个庞大的经济负担。皇家住所,即国王的服务(servitia regis),对所有封臣来说是一个昂贵的义务。平均造访持续三天,但也可能长达两周。

从预算的角度来看,当国王离开前往下一目的地时,东道主总算松了口气。

被狠狠蹭了几顿心里苦啊 ≡(▔﹏▔)≡,不知道下一个倒霉蛋轮到谁了,这样一想似乎好受一点了

其他国家

造访的王宫经常被认为是典型的德国制度。然而不只是德国统治在迁移路线之下,大多数其他欧洲国家也是一样。国王和他的仆从不断地从一个皇宫旅行到另一个。苏格兰的老议会在不同地点召开,在早期历史资料中,苏格兰由一个巡回王宫统治。在前征服时期的皇家英格兰,也是一样的情形。在那个时期,发展了更加中心化的政府形式,只不过在缓慢进行着。从 13 世纪末,伦敦和巴黎发展成了永久的政治中心,里斯本也展现了类似的趋势。

英国

相对于欧洲大陆,英格兰再次显得不一样。在诺曼统治之下,旅行王国是不常见的。与大陆国家相比,权力不怎么受到挑战,威斯敏斯特很早就成为了首都。但无地王约翰(1167-1216),即王座继承人,在他的哥哥狮心理查(1157-1199)死后,为保住王位旅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前他哥哥也这么干过。然而旅行王国的传统最常见于北爱尔兰,其次是苏格兰和英格兰。

14 世纪的英国马车
14 世纪的英国马车

向首都转变

十四世纪中叶左右,伦敦建立了牢固的中央政治权力,但伦敦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在许多世纪前就已牢固确立。像亨利二世这样的君主,很可能受到巨额财富的吸引。在他统治期间,根据那个时代所处的条件,伦敦越来越接近经济首都。但它的繁盛和广泛的自由禁止它成为国王和他的王宫的理想住处,也妨碍着它成为政治中心

国王经常想要靠近大城市,但他要求拥有同样的权力来控制自己的宫廷,就像市民被要求管理自己的城市一样。在国内司法和市政司法之间避免冲突的唯一办法是国王长时间远离后者。在城市他只能是参观者或征服者。结果,他很少冒险去城市的城墙之内。在这种情况下,他要么是在伦敦塔,要么就在伦敦威斯特敏斯特的王宫确立自己的地位。

伦敦是英国城市间的天然领导者。为了管理英国,国王控制居于首位的伦敦是很有必要的。

但伦敦太过强大以至于很难驾驭,在君主们最后定居在那里用了好几个世纪。他们企图让伦敦商人们破产,但未能得逞,却让威斯敏斯特成了对立的经济中心。他们试图在这个王国找到其他合适的地方,以便他们能够捐赠他们的档案,这些档案随着他们无尽的旅程逐渐变得太大太重,以致无法运输。在与苏格兰的战争时期,约克成为了政治首都。但随后发生了反法百年战争,政治重心转移到了英格兰南部,伦敦完全占据了统治地位。

慢慢地,很多政府机构结束了在路上跟着国王,永久地以伦敦为基地:财政部,议会,法院。后来,国王决定必须搬到伦敦作为自己永久的居住地。但要让伦敦成为他的首都只有在他强大得足以“驯服这个金融巨兽”,并且把它变成顺从的政府工具之后,才是有可能的。英国历史上的例子清楚地表明,在国内经济上最重要的地方,政治中心天生就不在像这样的地方发展。必须得承认,国王很想这么干。但那时中心化的政府和离心力彼此抵消了,与此同时,财富,是一个吸引和排斥统治者的力量。

英国真的和所有欧陆国家太不一样,它既是一个强大资本主义的市民国家,又有一个封建主义的中央政府首脑。国王确实很不容易,想找个安身的地方费尽了周折。

流动王宫的目的

流动的政治形势是封建主义的自然因素,而古罗马帝国是更加中心化的。在东欧,古君士坦丁堡仍然比任何西方城市保留了更多的政治首都。那么为什么西欧王国会延续这么久?

政府的游荡提高了对王国的监控。游牧生活方式的国王也有助于控制地方诸侯,强化了国家凝聚力。中世纪的政府长时间处于个人关系的制度中,而不是管理地理上的区域。因此掌权者必须“亲自”应对他的下属。中世纪时期的“口头”文化逐渐失去了“纪实”性,以书面交流的规则为基础,这就导致了档案的出现,使得制定书面规则对国王越来越有吸引力。因为缺乏现代交通设施,就不允许大群人永远留在一个地方,为了满足纯粹的财政需要,统治者一开始就需要旅行。总之在很多国家,皇家权力维持了 1500 年或者更久——不管怎样,那时食物和其他必需品还运不到王宫所在的位置。因此,这些纯粹的经济利益显然不如旅行的政治重要性重要。

安顿下来的王宫

随着中世纪盛期到晚期的转变,在法国、法兰德斯、勃艮第,国王的服务这项义务被一个财务补助代替了。来自住宿权利(droit de gîte )的记录表明,从 1223 年到 1225 年,大多数城市每年都支付了 100-200 磅的纯银。法国国王每年总计收到 3000 磅纯银。在把这项服务转换成货币时,城市和寺院付出很大代价。

中世纪晚期通过特权确定的金额,不受高通货膨胀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财务代付彻底消失了——旅行王国也是一样。

当我还在写前一篇文章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对流动的王宫产生好奇。于是通过这篇文章勉强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为什么是勉强,因为我认为本文中关于‘目的’的阐述过于单薄,还欠缺说服力。

话说这些大佬获得可真惬意啊,整个帝国都是他的,走到哪都还是自己的家。果然这样才是最爽的旅行!

所以我决定更深入一步,扒一扒老查理曼大帝的旅游史。

相关文章:

本文首发于我的知乎文章:中世纪旅行中的王宫,且慢!王宫也可以带着旅行吗?

关于中世纪的旅行:中世纪的旅行是什么样的?水路还是陆路?


[ 1]  牛车(oxcart)上的墨洛温王朝。墨洛温国王骑着牛车穿行于国家,当时可能是富有想象力地重演他们神圣祖先的幸运旅程。

 

 

异世界冒险者
欢迎来到异世界冒险者的小站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中世纪旅行中的王宫,且慢!王宫也可以带着旅行吗?

游荡的国王带着一大家子在他的领土内四处奔波,走到哪吃到哪。财政,后勤,军队,司法机构统统跟着他转悠。办公什么的轻松搞定,一切都是小意思,连办公室都省了。

中世纪的旅行是什么样的?水路还是陆路?

支持和推动这个日益密集的,流动的,相连的世界的是一个风暴般的旅行:送信人,驻外史团,朝圣者,商人,流浪者,布道人,传教士,学者,战士,探险家。那几乎会是一副非常浪漫的景象

西欧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行会的工匠是私人小店主?还是工厂里的技术工人?

从11世纪末叶起,我们确实发现城市的工匠是根据他们的职业而组成兄弟会的。这种组织大概是模仿商人行会与教会及寺院组成的宗教团体。早期的工匠团体,一定是为了满足经济保护的需要。团结互助以抵抗新来者,这种迫切的需要在工业一开始的时期就感到了。

游戏轻小说动漫里的异世界中的冒险者是否与三和大神或街溜子无异?

……我格外想说说合理的异世界为什么需要冒险者,他们来自哪里,他们最后会发展成什么。以这些由题主引出的问题来解说我的想法。

用邮箱关注更新

不想错过我的更多有趣文章?用邮箱就可以及时收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