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异邦人 中世纪的朝圣之旅,十字军和三大骑士团竟也是因它而起

中世纪的朝圣之旅,十字军和三大骑士团竟也是因它而起

-

在乔叟著名的《坎特伯雷故事集》的开场白中,‘四月带来它那甘美的骤雨’,是人们盼望出发旅行的时间。

中世纪的朝圣者
朝圣者

《坎特伯雷故事集》讲述了一群旅行中的朝圣者的故事,他们从伦敦到坎特伯雷拜访圣托马斯贝克特的圣地。朝圣者们在离开的路上讲两个故事,回来时再讲两个。在他们返回的旅馆,最有趣故事讲述者将会送他一顿免费的晚餐。这样一群人动身旅行的目的是完全正常的,它本身算不上是异常的活动,只不过是中世纪生活的一部分。

在奉献给上帝的这些行为中,朝圣之旅就是去叫做圣地的特别神圣的地方。圣地因圣徒而令人向往,这些圣徒的故事返复讲述了几个世纪。一种小产业发展起来,为这些朝圣者提供住宿、食物等服务。

朝圣的目的是多方面的,根据参与的文化和人们的需要,朝圣的意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或许最重要的事情是重复以前朝圣者的脚步,是一种重新唤回重要信息的方式。

朝圣之旅的起源

许多学者研究了朝圣起源的目的,盎格鲁撒克逊和凯尔特文献帮助了他们的研究,这些文献将朝圣之旅和放逐或驱逐等同视之。七世纪以后的朝圣者似乎在整个欧洲游荡,随着基督徒散布到英格兰,一些皈依者决定过流放的生活,在朝圣的路上,寻找救赎。事实上有记载,一些人会选择一辈子过着朝圣的生活。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游荡的朝圣者的目的受到质疑,而教会则更加正式地确定了这些朝圣的人更有学问,他们的目的是更有意义的。

朝圣不仅仅是个人关心的事情。凯尔特教会已经发展出一套完善的 “法律”,规定了个人对任何犯罪的苦行。罪行的顶端,谋杀,放逐或驱逐就是一个苦行,他们将无休止的进行朝圣,完全没有陪伴,靠面包和水过活,露宿在外。像这样的朝圣可能是去罗马或者圣地(Holy Land1)。

使用驱逐作为惩罚的盎格鲁撒克逊法律

有几部撒克逊的法律法典将流放作为最终惩罚的理念。在确定百人大会该怎样举行时规定,判定为小偷的人应该支付逐步升高的罚款,如果他无法支付的话。

第四次,罚没他所有的财产,他就变成了不法之徒。除非国王允许他留在国内。

早期基督教会的发展,以及不列颠人表面上准备好对基督徒的采纳,创造了一种人们想要进行自愿朝圣的氛围,为的是去看看圣徒的地方,参拜,寻求恩惠和赎罪,洗净自己的罪恶。这有很大的影响,传播了学问和知识。

圣徒威尔弗雷德出发到罗马朝圣,在那里他有一个拜访圣彼得的强烈需要,洗净他所有的罪恶。这样做的同时他还设法腾出时间在其它较小的圣地周围旅行。他带着满满的遗物回到家乡,正是支撑他的这些知识和热情,他开始了他的传教工作。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就像 17 世纪的富人所做的环欧旅行(Grand Tour),目标虽不同,但是从接触新文化等事物中增长知识都导致了改变。

赎罪(indulgence)是什么?

我们都知道赎罪在个人层面上意味着什么,但说到朝圣又是什么呢?因此梵蒂冈说明了“赎罪恩赐”的意义:

以下是赎罪在教会法典和天主教教理中的定义:

赎罪是一个上帝对现世惩罚的宽恕,因为有罪的人已经得到原谅。在某个规定的条件下通过教会行为,适当安排虔诚的基督徒获得好处,作为救人的牧师,因基督和圣徒的满意,凭这权威分配和运用美德宝库。

所以朝圣者能够去拜访当地或远方圣人的神殿来获得认可的赎罪,但有些人的来访完全是出于另一个原因,他们追求精神上的超自然帮助,即治愈的希望,他们是人们虔诚的卓越表现。

indulgence 也可以表示赎罪券,这东西的名声可不怎么好,感兴趣的可以查看维基百科:赎罪券

身体上的治愈也是一个普遍的目的。许多圣地声称有治愈的力量,如诺福克的威辛汉姆(Walsingham)。在像这样的地方,有爱人生病的朝圣者可以寻求神圣的帮助,还有自己生病的人(有时是朋友背着),那些从疾病中康复的人也可以来感谢上帝。

忏悔者也会进行朝圣,为的是他们的罪恶得到宽恕,或者为自己或他人缩短炼狱的时间。当幼王亨利2临终时,他要求威廉·马歇尔替他去耶路撒冷朝圣,纪念他一生的罪恶(马歇尔也这样做了)。

到 12 世纪末,忏悔的朝圣就被赎罪的朝圣取代了。

朝圣者圣洛克
朝圣者圣洛克的大腿上有一个鼠疫斑,旁边是一个天使和一只含着面包的狗,这只狗添了他的伤口治愈了他。来自吉斯特勒斯的乔安娜(Joanna of Ghistelles )的祈祷书

圣徒授予

在中世纪,被授予圣徒身份是一件地方性的事情,主要取决于即将成为圣徒之人的遗物,这遗物拥有不可思议的治愈力量。

奇迹吸引着朝圣者,哪里有朝圣者,哪里就有金钱。

因此只要来寻求奇迹般治愈的人留下,神职人员就为他们圣徒所在的圣地的奇迹感到高兴。如果他们留下,那么他们就变成了消耗教堂资源的存在

因此以治愈为目的的朝圣被神职人员看作是一把双刃剑。怀疑论者质疑了持这种主张的地位,然而某些圣地还是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朝圣者,圣托马斯·贝克特的圣地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朝圣者们还拜访了一些教堂,那里的壁画描绘了他们最喜爱的圣徒。汉普郡布拉姆利圣詹姆斯教堂的壁画就是一个绝妙的托马斯·贝克特的故事的描绘,在他去世的 50 年内绘制。

流行的朝圣圣徒

中世纪的教会承认并尊敬许多圣徒。不是所有圣徒都变成了朝圣的焦点。人们与某个圣徒寻求身体上的接近意味着他们必须旅行才能实现。当然中世纪的圣徒不都是耶稣时代的人。有些是盎格鲁撒克逊时代的人物,还有一些是历史人物,很可能这些人中最为人所知的是圣托马斯·贝克特忏悔者圣爱德华

其他都是含糊不清的人物,如圣乔治,他的传奇起到促进其事业的作用。创造了大批信徒追随者的一些圣徒,以及围绕着他们的朝圣,包括圣凯瑟琳(她说不定把头发分享给了女性信徒),圣詹姆斯(圣地亚哥),圣克里斯托弗,忏悔者圣爱德华,圣弗朗西斯,圣厄休拉,医院骑士团的圣朱利安,圣斯威辛,以及许许多多这样的人。

谋杀托马斯贝克特
谋杀托马斯贝克特

圣地和朝圣路线

圣地似乎是突然以惊人的数量出现在整个英格兰。据推测,最受追捧的朝圣之旅是去罗马圣地亚哥圣地(Holy Land),但金钱和时间必然将这样的朝圣限制在负担得起的那些人身上,要么是金钱或时间中的一种,要么两者都是。有了那样的假设,地方圣地或者由一个容易到达的路线连接起来的圣地肯定就很流行。

征服之后,会有一种狂热的教堂建设活动。这些教堂用圣徒的画像和遗物所装饰,奇异的色彩和金叶使它整个看起来像天堂般庄严。如果其中真的有圣徒遗迹,那么就完全有人相信这样的地方可以成为圣地,人们就会旅行去寻求赎罪或治愈。这些地方圣地可能没有像大圣地那样的地位,但他们满足普通朝圣者的需要。

的确,其中有些地方的圣地或许与过往的前基督时代有关,那里有像春天一样受到崇拜的东西,春天或冬天的节庆日,所有这些都可能不期然地变成圣地和朝圣。从教区教堂和庄园小礼堂 到 大教堂或总教堂(Mother church)和圣地的朝圣,还以年度或季度游行的方式结束。朝圣变成了整个社会都可能参与的事情,在这一点上,重要的跨海朝圣不是必须的,尽管这些事情显然还在发生。

爬行通过圣斯威辛的洞口
爬行通过圣斯威辛圣地的洞口

朝圣者

那么这些朝圣者长什么样?他们在哪里吃住?他们随身带些什么?因此,随着朝圣者从孤立的个体转变为更加集体的行动,以个人依据采取行动但与他人分享,似乎本来就经常这样——自然就有了集体着装。

中世纪的朝圣者会穿一件绘有红十字的束腰外衣,他们扛着一根木杖横在身上,缠着一条很长的披巾。他们背着一个小皮包,戴着一个宽沿帽。所有这些都有助于他们更好地管理旅行。手杖帮助行走的动作并可能用于依靠,帽子帮他们抵御恶劣天气和列日。围巾让他们暖和并可能在夜晚用作毯子。皮包装有食物和其它财物。全都是非常有目的性的物品,但被画成了强有力的形象,并被用作基督教信息的象征。

耶路撒冷朝圣者兄弟会的五个成员
耶路撒冷朝圣者兄弟会的五个成员

符号和徽章

朝圣者的十字架醒目地装饰在他们的束腰外衣上,挂在脖子上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看到他们是基督教的朝圣者,但是圣地亚哥的圣詹姆斯的扇贝壳是怎么一回事?幕后的故事是什么?

不起眼的扇贝其实隐藏着许多耐人寻味的故事,具体我打算在以后的文章中为大家揭晓。

朝圣徽章是对朝圣的迷人一瞥,正如我们从参观的地方带着一些纪念品放假归来,朝圣者们也收集了自己的‘纪念品’。就像今天人们参观重要活动或地点可能捡走什么东西一样,朝圣者还没好到不带走一件遗物。神职人员允许特殊的徽章或护身符在圣地外被制造和销售,以规避这样的事情。这些金属纪念品是大量生产的,可以在阿尔卑斯山地区买到这些徽章,将它们钉在手杖上。有人相信,把这些徽章放在正对着圣地的地方,治愈的力量就会转移,然后这些徽章就被带回了家,或许是因为家庭成员病得太重才不能进行朝圣。

中世纪朝圣徽章的中世纪纺织品,铅合金制作
中世纪朝圣徽章的中世纪仿制品,由铅合金制作

朝圣的商业影响

朝圣者蜂拥至耶路撒冷和其它在圣地(Holy Land)的场所。他们的路线是众所周知的,然后传给了其他朝圣者,所以像旅馆这样的业务沿着接纳旅行者的路线上发展起来,神职人员确保了沿途都有他们自己的神圣遗物和场所。你可以通过朝圣者的独特长袍、帽子、手杖认出他们,或者是他们穿戴的徽章,这是他们旅行的象征。最有名的就是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的扇贝壳

对中世纪的人来说,圣物可能是一段基督教故事,如殉道者或圣徒的骨头,或者耶稣的生活片段,如圣玛丽的泪水或母乳,或者一个真正的十字架。在现代观念下,从亚瑟传奇到印第安纳·琼斯,受到巨大欢迎的圣物——就是难以捉摸的圣杯:the Holy Grail。当然了,他们不见得都是真正的圣物,但是假装它们是就可以骗取相当多的钱财。在《坎特伯雷故事集》中,道德败坏的赎罪券贩子买卖像“猪骨”一样的假圣物,为此他赚到了 2 个月的薪水。乔叟添加了这样一个细节暗示明显存在一个圣物市场,不管是真是假,都被骗子利用了。

事实上,朝圣是门大生意,从花在食物和住宿上的钱,到贩卖朝圣者徽章,这些徽章被当作纪念品、社会地位象征、或最诚挚的旅行提醒物。

对历史迷和虔诚的信徒来说,跟随中世纪朝圣者的路线现在仍是一项大生意,这让现代人继承了他们祖先的事业。

朝圣的危险

朝圣必然有相当大的危险,许多朝圣者都是一去不复返。质量极差的道路是中世纪朝圣者可能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因为很少能看到路标,或者多数情况下根本就没有路标!

更多关于中世纪的道路请看这篇文章:中世纪的旅行是什么样的?水路还是陆路?

不管怎样,缺乏路标只是中世纪朝圣之旅的一小部分危险。

抢劫者和歹徒是最大的危险之一,虽然攻击朝圣者被视为一个犯罪,并且攻击者会面临严峻惩罚,很多朝圣者还是在去圣地的路上被袭击和抢劫。

野兽,像狼群和野猪,是朝圣者的另一个问题,最佳解决方案是结队旅行。掉队使他们容易成为野兽和不法之徒的猎物。许多情况下,队伍本身是中世纪朝圣的危险之一,因为许多朝圣者会被他们的伙伴攻击,甚至是杀害。

朝圣的军事影响

去圣地(Holy Land)的朝圣被认为是最危险的路线。早在 7 世纪,阿拉伯人征服圣地没有中断穆斯林控制的土地,因为阿拉伯人对朝圣者相当宽容。然而,在对抗拜占庭帝国的曼齐克特战役之后,当塞尔柱土耳其人于 1071 年控制了耶路撒冷时,朝圣之旅变得更加具有挑战和危险。

土耳其人针对基督徒的暴行有大量叙述。

1065 年的受难日,塞尔柱土耳其人残杀了一群 12000 人的德国朝圣者,他们由班贝克的贡特尔主教所带领。这个消息催生了 1095 年的第一次十字军召唤,在克莱蒙会议上,为了收复丢失的基督教领地,教宗乌尔班二世宣讲了军事朝圣。可以说十字军就是一种军事朝圣者。

1099 年第一次十字军征服后夺回了耶路撒冷,像圣殿骑士团、条顿骑士团、以及医院骑士团这些重要的骑士修会形成了,给朝圣者提供了安全保障。

如果不对朝圣者这一庞大的群体提供保护,那些沿途寺院的香火钱就得不到保障了。教会的气急败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在此期间,到耶路撒冷的基督教朝圣者的数量增加了。然而,朝圣者再次受到奥斯曼帝国的限制和威胁。

为什么中世纪的朝圣走到了尽头?

一言以蔽之,1538 年,亨利八世受够了,他的人民以某种和上帝一样的方式崇拜圣徒(因此大概也会轮到他)是令人憎恶的。他下令摧毁所有圣地,并抢占了他们积累的所有财物。他变得越来越富有和强大,然后取缔了朝圣。实际上中世纪的朝圣就这样结束了。

但这里只是从表面上描述了这个原因。我想还有更深层的什么理由,至于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我打算今后再深入了解。

感谢乔叟和他对事件的生动描述,把中世纪生活中似乎很常见的事件摆在了我们面前。

最后,有必要再复述一下朝圣者的目的:履行誓言,弥补罪行,寻求奇迹般的治愈(精神或身体上的),祈求生育,或只是加深朝圣者的信仰。

嗯…… 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对了,就像所有旅行者一样,朝圣者顺便带一些纪念品回去也算是目的。就像现在许多人到景点总是不停的拍照一样,他们哪会有什么信仰的追寻。


[1]  Holy Land,圣地。位于中东地区,圣经故事的发生地。另有一些圣地 shrine 含义更为广泛,可以理解为神圣场所。

cropped link
异世界冒险者
( •̀ ω •́ )✧欢迎来到异世界冒险者的小站。这里是魔改的中世纪,冒险者构成的异世界。 对我的文章感兴趣也可以关注我的知乎。有趣才是美味!【关注我的知乎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LastPass密码管理器的最佳免费替代品

LastPass密码管理器现在受限于可以免费同步密码的地方。从2021年3月16日起,你只能在桌面和移动设备上二选一。这指的是一种设备类型,而不是单一的设备,比如你在选择所有桌面设备上使用 LastPass 后,就不能在手机和平板设备上使用 LastPas 了。 想要继续使用 LastPass,你必须得交个韭菜税,现在交费(税)还有优惠,最低 2.5刀/月 的优惠,正常的收费版是 3 刀。这相当于每年 30 刀,哎唷,这一刀下来还真是疼,就为了扩大使用范围花这么多钱似乎有点不值。

17个最适合个人博客的WordPress主题,为你精心挑选的选择方案

确定好域名,选择好主机类型和托管商,剩下最重要的,或许也是最难以选择的就是采用什么WordPress主题了。就我个人的经历来说,这还真的有点让人不知所措。

这里我打算进一步缩小范围,只考虑适用于个人博客的主题。也就是说,不包含电商或企业专用的主题,尽管的确有不少多用途的主题都覆盖了这些特性。

中世纪旅行中的王宫,且慢!王宫也可以带着旅行吗?

游荡的国王带着一大家子在他的领土内四处奔波,走到哪吃到哪。财政,后勤,军队,司法机构统统跟着他转悠。办公什么的轻松搞定,一切都是小意思,连办公室都省了。

中世纪的旅行是什么样的?水路还是陆路?

支持和推动这个日益密集的,流动的,相连的世界的是一个风暴般的旅行:送信人,驻外史团,朝圣者,商人,流浪者,布道人,传教士,学者,战士,探险家。那几乎会是一副非常浪漫的景象

用邮箱关注更新

不想错过我的更多有趣文章?用邮箱就可以及时收到更新。